倪斯Nyox

伪·打铁工匠/拖更选手【不

【锤基】夜闯寡妇村·上(300fo梗/乡村短篇PWP/山里锤X海味基)

*300fo点梗短篇PWP
*乡村,土味,天雷,OOC
*私设一堆,并不科学
*山里锤X海味基

*禁止转载,谢谢!

PS:关于基妹的方言,我尽量写的通俗易懂了…如果还是看不懂请留言,我再加上翻译orz

【还有期待小天使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!❤️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话说那阿萨村,是座坐落在内陆山区的小村落,这里民风彪悍,人心淳朴,世世代代吃苦耐劳,勤耕不辍,男女老少都是入林打猎的一把好手。到了这小一辈啊,若问村子里哪位后生最憨实能干,那当属村长家的好儿子丁大锤了。

丁大锤这小伙儿可了不得,年轻人里干农活数他最勤快,每每秋猎的收获就他独占鳌头,敲敲打打修修补补的事情他也在行,且臂力大的惊人,几十斤重的大铁锤愣是叫他挥得虎虎生风。大锤人热情,脾性好,哪家哪户遇了难处他都要去帮上一帮,已经被推举成了村子里好几年的“雷锋标兵”哩。

更令大姑娘小媳妇们称道的是他的长相。要知道这么俊的后生不多见啦!他金灿灿的头发就像阳光下微风吹拂的麦浪,湛蓝的眼睛比六月的晴空还要澄澈,据老人们讲颇有他村草老汉和村花娘年轻时的风采。尤其是那一身实打实的腱子肉,每当大锤打着赤膊干活、打猎、挥舞锤子的时候,总有些大胆的妹儿在边上偷偷看着。

就是这么一位乡里乡亲们交口称赞的棒小伙儿,也拥有着他不大不小的烦恼。“娘。”大锤一边坐在门槛子上帮他娘弗婶子择菜,一边再次说服着道:“就答应我去沿海的县城打工吧。您瞅瞅隔壁家范二,去那儿不到几年,回来就添了辆小货车……”

“可那边的县城忒远了,”弗婶子不吃这套:“隔咱们这儿好几座大山呢,一路上出些意外可怎么得行。你还不认得路。”“但是娘……”

“得了得了,成什么样子。”最后下决定的是威严的一家之主丁村长:“娃儿出去闯闯也没得紧要的。年轻人是该多见见世面。”

大锤喜不自胜,一窜老高,菜也不择了,就去收拾行囊:“好嘞老汉!”

大锤向来是个风风火火的汉子,笠日一早他就打点好一切准备出门了。临行前他娘拦住了他,给他塞了个拇指大的吊坠,说是特地从隔壁村史大夫那儿求来的护身符,一定要他贴身带着。“那个会跳大神儿的赤脚医生?”大锤咧咧嘴,被弗婶子狠狠瞪了下,这才不敢造次,乖乖接了过去。

一颗蓝莹莹的小方块儿,像是玻璃做的,里头偶尔闪着金色的光,一时半会儿瞧不出什么名堂。大锤没想那么多,随手往脖子上一挂,拎起他不离身的锤子,向屋头里的娘和老汉道句别便走了。

事实证明他娘的话没有错,阿萨村离海边县城着实太远了。饶是丁大锤脚程快,照着范二给他的地图日赶夜赶,都过去五六天了他还是没摸着县城的边。第七天夜里,遇上天公不作美,坏事几乎都被大锤碰了巧——先是下暴雨,后是作妖风。凄凄寒夜里,天上电闪雷鸣,地上飞沙走石。大锤心里那叫一个又惊又怕,先前他不小心遭风刮走了地图,还被沙子迷了眼睛,瞎兜瞎转了好久,这会子都不知道自己拐到哪个山卡卡里去了。

我得找个地方避避……大锤感觉这“妖风”要愈刮愈大了,他迫切地需要一个遮风挡雨的落脚点,不然铁定熬不过今晚。但这深山老林的,他上哪儿找去?迷茫之际,他望到不远处有一点灯火……等等,灯火?

丁大锤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没这么幸运过。

他打起精神,使出十二分力气跑向了那抹漆黑夜里唯一的亮色。跑到近前,大锤才发现这是座矮矮的土瓦房,那灯火是透过没掩好的帘子缝儿里溢出来的。他扑到门边,把门板拍地“砰砰”作响:“主人家!我是在山里头迷路的路人,这天气不太对头,求求您收留我一晚!我明儿一早就走,只求您收留一晚!”

大锤嚎了好一会,就在他绝望地以为自己不会被人理会时,眼前那扇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。一只葱白修长的手伸出来朝他招了招,一道冷冷清清的声音瞬间召回了他的魂:“进来吧。”

大锤千恩万谢地随那人进了门,只见这屋子里头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,旮旮角角都拾掇的整齐干净,炉火烧得贼旺,将室内映地暖融融热烘烘的,与门外的寒风怒号相比根本是两个世界。主人将他引到炉火前的桌子旁坐下,又给他倒了杯热水。大锤一一谢过,慢腾腾地将那杯热水灌下肚,恢复了七八成暖意,才起心思仔细打量起这位收留他的好心人。

这一瞅不要紧,大锤感觉自己刚捡回来的魂又要丢了——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呐!他原以为村子里的村花西芙蓉就够漂亮了,谁成想这位恩人竟比她还要漂亮十倍有多!这位年纪不大的青年裹着一身墨绿滚金边的长袄子,姿态优美的右手上握着一支又细又长的银烟杆。他皮肤白皙,身量高挑,乌木般的齐肩卷发全都梳到耳后,露出他那张画也似的俊俏脸庞。一双像嵌在白玉上的绿翡翠眼睛此时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,红似石榴的薄唇一张一合,问道:“你肚唔肚饿?我屋企都冇咩好食的,要唔要给你落碗面?”青年的方言大锤只能一知半解,但语调和音色都和他的人一般泠泠脆脆的,好听极了。

大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直愣愣地看别个是多不礼貌,忙收回视线,刚想说句不劳烦了,他久未进食的五脏府却极有存在感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抗议。他的脸“唰”一下就红透了,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好,青年体贴地递给他一个理解的眼神,放下烟杆扭头往灶台那儿给他下面去了。

青年背对着他下厨的时候,大锤又忍不住偷偷瞧他——他一站起来就更显高了,还瘦,那腰细得自己单只手就能环过来,一双腿笔直且长……慢着,想什么呢!大锤简直要开始自我唾弃了,这都是些啥有的没的,怎么能这么肖想自己的恩人呢?虽然人家确实长得俊了些乖了些……哎,打住,莫想了!

正在好小伙儿丁大锤内心自我拉扯的时候,青年捧着碗热面回来了。“我睇你冻得唔轻,特地给你打了个蛋。喏,趁热食吧。”

看着眼前热腾腾的鸡蛋面,大锤不禁鼻头一酸。他埋头呼噜呼噜地狼吞虎咽,不时抬眼透过朦朦热气看两眼对面的青年,青年没有看他,而是又抓起那杆长烟枪慢悠悠地吞云吐雾起来,绿眼睛斜睨着窗外的风雨。

大锤吃得又快又凶,没多久功夫一海碗面条就见了底。他羞赧地打着饱嗝,做起了迟来的自我介绍:“嘞个……我叫丁大锤,是从阿萨村来这边县城打工的。只是我不小心迷了路,又撞上这个鬼天……哎,真是太谢谢您好心收留我了。”

“唔系什么大事。”青年转过头来冲他笑了笑,表情依旧很柔和:“我嗰名叫洛小基,睇你大我几岁,我便叫你一声哥了。其实县城离这边已经唔远,一日就可以兜过去了。但系这大风仲要刮好几日,贸贸然出去都唔安全,你恐怕要在我这停留一段时间了。”

“这……这真是不好意思撒……”丁大锤听了这话,心里头甜丝丝的,甚至还有些窃喜。他想,他活了这二十五年,还是头一回见到像洛小基这般人美心善的人儿,若以后的媳妇能赶得上他半分就好了哇:“那叨扰了。”

评论(53)

热度(324)